242dd42a2834349b28257216c9ea15ce36d3be05*圖片出處請見LOGO。    

 

 

有些人說不清哪裡好,但就是誰都替代不了。
對李彩靜而言,李珍基,大概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吧。

 

“咦?彩靜你怎麽會在這?不是說今天要去約會嗎?”
看著五分鐘前跑到自己面前,卻只是氣憤地瞪大雙眼,一句話也不說的彩靜,原本正在溫習的珍基這才默默把桌上的書合上,再把桌上的東西收拾好放進背包後好脾氣的問道,但話才問出口就被對方的一句“心情不好!”然後被拉著走出了校園來到學校附近的江邊。
距離剛才離開學校後,就這樣看著身邊的人把小石子丟到水裏去的動作也已經維持了好幾個小時,或許是因爲習慣了,所以珍基也不好說什麽,只是靜靜坐在一旁等彩靜發洩完。不久,彩靜果然坐到了自己身邊,一開口就是一聲怒吼,“我討厭死金基範那個大壞蛋了!” 
溫流慌張的用手捂住彩靜的嘴巴,接著尷尬的對周圍投來不滿眼光的人們比劃著抱歉的手勢,“噓!彩靜你別那麽激動,大家都在看你了啊...” 看著懷裏的人沒有任何再發飆的現象才緩緩放下手,語氣裏盡是無奈,“這次又怎麽了?他又哪裏惹我們家大小姐生氣了?”
“哼!珍基我告訴你我最討厭小氣的男生了!偏偏金基範他就是這樣,動不動就吃醋,還總是爲了一些小事情跟我吵架!”
“然後呢?” 看著身旁這上一秒嘴巴還動個不停的在向他抱怨著的人兒突然靜了下來,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麽,不久才傳來她悶悶的聲音,“所以我就氣得跟他閙分手了...”
“什麽?分手?” 其實也不能怪他反應這麽大,因爲表面上彩靜總是在抱怨金基範的不是,不過還是看得出彩靜很喜歡那小子。一臉心疼的把她攬進懷裏,低頭輕聲的安慰著懷裏的人兒,“如果覺得難過就哭出來吧,在我面前你沒必要掩飾你自己。” 接著,懷裏的人兒就“哇”一聲抱著他的腰大哭了。
珍基就這樣任由彩靜抱著自己的腰,胡亂的把眼淚鼻涕都蹭到自己的衣服上,直到懷裏的人兒哭累了才放開她,“有好點了嗎?”
“嗯嗯...” 彩靜揉了揉早已哭得紅腫的雙眼,微微點了點頭。

於是,兩人又這樣並肩看著逐漸暗下來的天空發愣,誰也沒再說一句話。
良久,彩靜才扭過頭看著他的側臉問道,“李珍基,你都不問我爲什麽跟金基範提出分手嗎?”
“彩靜,我會支持你的決定。” 看著笑得一臉溫柔的珍基,彩靜也沒再説什麽了,只是轉頭看向在天空中飛翔的小鳥,深深吸了一口氣後對著天空大喊,“李珍基謝謝你,我好多了!以後沒了金基範的日子,我還是以前的那個李彩靜!”
“走!姐現在心情好,請你吃炸雞去!” 說完就朝珍基勾勾食指,示意他跟自己走,惹得他也笑了起來連忙配合道,“那小弟就先謝謝姐姐嘍!”
夕陽下,倆人搭著肩並行的畫面是說不出來的和諧。

 

“彩靜,我有話跟你說。” 一下課,基範二話不説就拉著彩靜的手來到后花園的樹陰下。
“嗯?基範你怎麽了?怎麽一臉嚴肅的樣子...” 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彩靜在看到金基範嚴肅的神情後認真的想了想,自己確實沒做出任何事情惹他生氣啊...
“你跟李珍基那小子究竟是什麽關係?爲什麽大家都在傳你們倆在一起?是那小子喜歡你對不對?我說得沒錯吧?” 
“什麽?這些你都是聼誰說的?”
“是誰說根本就不重要!我想知道的是這究竟是真是假!”
“當然是假的啊!怎麽了?你該不會也懷疑我們吧?” 看著眼前這語氣處處逼人的金基範,彩靜的心漸漸沉了下來。
“看著那小子總是跟你呆在一起,你們倆說的話題我根本就插不進去,這也難怪我會懷疑吧?”
“那既然你都已經認定這是真的,那你還來問我幹嘛?” 
“彩靜我只是想聼你解釋,只要你向我保證不會再跟那小子聯絡我一定會相信你的!” 
“金基範,我覺得一段感情沒有了信任根本就什麽都不是。” 沉默了一會兒,彩靜這才擡起頭淡淡的說,也不顧金基範聼了以後一臉驚訝的樣子繼續説道,“我說,金基範,我們分手吧。”  

李珍基,如果你在那時候繼續問下去的話,我會毫不猶豫地告訴你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
我會告訴你,我喜歡金基範,不過跟李珍基相比起來的話,這世界任何的人事物我來説什麽也不是。 


“崔珉豪,加油!”
“崔珉豪,加油!”
“崔珉豪,加油!”
“崔珉豪,加油!”

操場上,坐在觀衆席的人們都在盡力地為在跑道上奔跑著的選手打氣。
只聼見一聲巨響,跑道上的幾位選手便像箭一樣全力往前衝,不到五分鐘,隔壁班的運動健將崔珉豪不負衆望,以驚人的速度完成了比賽奪得冠軍。
不一會兒,其他落敗的選手也陸陸續續跑完了比賽,然而,跑道上卻還有一個身影在慢慢的前進著。

“那個是高二四班的李珍基吧?”
“就是他,聽説他的成績很好啊,不過運動細胞很差,難怪會拿最後一名啦!”
“對啊,你看人家崔珉豪早就跑完了,而他最後一名還笑得那麽開心,都不覺得丟臉嗎?”
“哎喲!書呆子不都這樣的嗎?”
“就是説啊...”
 

“請問你們兩位說夠了沒?” 突然傳來的聲音頓時把這兩個本來聊得正歡的女同學嚇了一跳,轉頭望去看到的是一張陰沉的臉。
昨天當珍基告訴自己今天在運動會上會參與一百米短跑的項目時,彩靜在開始時雖然一度懷疑是自己的幻聼,便捏了捏珍基的臉頰,看著他吃痛的表情才知道原來這是真的。於是今天早上便坐在觀衆席上為他打氣,雖然事前也不期待一向來運動不太好的珍基會奪得冠軍,不過至少也沒想到他會拿最後吧。
再聽到坐在身邊的同學在討論著珍基的時候,心情也變得更鬱悶了,你們凴什麽說他啊?就算是也應該由我來説好嗎?李珍基的事就只有李彩靜有資格管好嗎?想著想著終于忍不住走到她們面前打斷那毫無營養的對話。

“你,你是誰?我們在說他,又不是在說你,你管什麽啊?”
“我是誰你們沒必要知道,你們愛說誰也不關我的事,不過如果是他,李珍基的事,那就關我的事。” 看著那兩人的臉上由綠轉紅,再由紅轉青,最後氣憤離去的背影才聳下肩坐了下來,沒多久,耳邊就傳來再熟悉不過的聲音在呼喚著自己的名字,“彩靜...彩靜...”
擡起頭,映入眼簾的是滿頭大汗的珍基把一支冰棒遞到自己面前,“彩靜今天的天氣好熱,趕快吃吃冰棒消暑吧,是檸檬口味的噢!”看著他那笑得一臉燦爛的表情,又想起剛才那兩個女同學的對話,彩靜突然就火大了起來,“刷”的站起身來,“李珍基我說拿最後一名難道就那麽令你高興麽!你知不知道別人在背後都在怎麽討論你,你知道嗎!”
面對突然發火的彩靜,珍基愣住了幾秒後才開口,“別人愛說什麽就由他們說吧...我覺得沒必要生氣啊...” 誰知道這樣的回答卻讓情緒本來就已經處於很火大的彩靜更是爆發了,終于沒忍住在大家面前對珍基大吼道,“李珍基你不氣,可是我氣!” 接著就跑走了,留下還摸不着頭腦的珍基。

猶豫了一下,對周圍在看熱鬧的同學抱歉的笑了笑,珍基也追上去了。


剛從操場氣得跑出來的彩靜跑著跑著,雙腿漸漸放慢了速度,最後乾脆停了下來。仔細用耳朵聼了聼,怎麽沒動靜?終于忍不住還是回過頭看了一眼,別説聲音,就連個人影都沒有。
“真的氣死我了!大笨蛋李珍基!看到我跑了也不會追上來嗎!也不想想我是爲了誰而生氣!哼,可惡可惡可惡!” 就像是在發洩似的把地上的汽水罐踢得老遠,正當她想邁開腳步跑回家時,突然聽見細細的腳步聲,接下來就傳來了李珍基微弱的呼喚,“彩...彩靜...你等等啊...” 
趕緊囘過頭打算再開口大罵的時候,看著半蹲在地上喘著粗氣的李珍基,她的心當場就軟了下來,不過依舊賭氣般的沉著臉假裝要繼續向前走,珍基見狀連忙走向前去拉住她的手,氣喘喘的説道,“對,對,對不起!”
“你爲什麽要跟我說對不起?反正你也不介意別人怎麽說你,只是我愛管閒事看不過眼而已不是嗎?” 說著說著又覺得自己好委屈,於是彩靜就用力要掙脫他的手,無奈女生力氣始終敵不過男生只好作罷,就這樣瞪著面前的珍基。
“彩靜...其實是我的錯,我也知道你是為我好,是在為我感到不值,我都知道的!對不起,你就別再生氣了好嗎?” 說完以後本以爲又會傳來彩靜憤怒的罵聲,誰知道耳邊傳來的卻是彩靜無奈的聲音,“李珍基,難道你聽到大家在背後這麽說你,你都不覺得委屈嗎?” 擡起頭看向了彩靜的眼睛,只見她的雙眼不知什麽時候蒙上了一層霧氣,心裏突然像是被狠狠的揪了一下,接著嘴角勾起了一抹燦爛的弧度,既心疼又溫柔的摸了摸她的腦袋,“有什麽好委屈的?反正別人所看到的也不是李珍基的全部啊,不必去作無謂的解釋,因爲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
望著眼前這衝自己笑得燦爛的笑顔,彩靜更想哭了,李珍基,平時你都一副笑得沒心沒肺的樣子,讓我真的差一點就錯以爲你是缺心眼...原來我錯了,其實你都知道這一切,可你卻選擇默默地笑著面對。虧我還以爲自己是那麽的了解你,覺得你沒脾氣好欺負,剛還衝你發脾氣,李彩靜啊其實你才是真正的大笨蛋! 
“呀!李珍基!” 聽到彩靜朝自己大聲吼了一聲,珍基打算再說些什麽道歉的話讓她消消氣,怎知道說出口的道歉還沒說完又聽見她繼續説道,“我餓了。”
“什麽?” 彩靜沒由來的一句話讓他以爲自己聼錯了,不確定的重新開口問道,只見對方不耐煩的挽起了他的手臂繼續向前走,“我說我餓了。”
“噢...彩靜那你想吃什麽?我立刻去買!” 看到彩靜沒再生氣了,珍基也就笑得更燦爛了。
“呃...我想吃炸雞!” 看了一眼身旁因爲運動後仍滿頭大汗的珍基,彩靜佯裝摸了摸下巴思考後開口回答道,接著果然不出自己所料,旁邊的人頓時雙眼發亮,鬆開了被她挽著的手臂,換作牽著她的手快步的走。看著眼前這只牽著自己的手,彩靜心想,“傻瓜,就是因爲你喜歡吃炸雞才會這麽說的啊。” 


從炸雞店裏出來的珍基摸著自己那因爲吃飽所以顯得有點脹的小肚子,滿足地衝彩靜微笑,“真好吃~!” 果然下一秒就換來了某人的吐嘈,“我說李珍基你這饞嘴的傢伙!我真的很懷疑你肚子内究竟是藏了多少個胃!” 
倆人並肩走到一半,突然蹲在地上的彩靜嚇得珍基緊張的扶著她的身子,“彩靜你哪裏不舒服嗎?是肚子疼嗎?都怪我還帶你來吃這些不營養的食物!”,語氣裏滿是關心,看著他臉上的五官因爲擔心而糾結在一起的樣子,彩靜終于忍不住噗哧一聲笑了出來,“笨蛋,你是那只眼睛看到我不舒服了,我只是腳累得走不動而已好嗎!”
“呼...彩靜你嚇死我了!我剛才還以爲你不舒服...沒事就好沒事就好...” 只見他松了一口氣之後就把她背在背上,彩靜頓時嚇了一大跳,“呀!李珍基你這是在幹嘛!快放我下來啦!”
“可是你剛才不是說累得走不動了嗎?那我就背你走啊...” 珍基無視在自己背上掙扎的人兒,說得一臉的理所當然,卻完全沒留意到彩靜此刻的臉都紅到快能滴出血來了。
“珍基啊...” 良久,耳邊突然傳來她的呼喚,珍基稍微側臉看向她,滿臉的疑惑,“珍基啊...” 
“怎麽了?” 他就這樣突然停下來,等著她的下文,“沒什麽,就突然想叫你來着。” 彩靜微笑的說著,“噢...” 他這才邁開腳步繼續往前走。
好像有點累了,彩靜便把頭靠在他的肩頭,怔怔的望著他的側臉,心裏有什麽東西好像在慢慢被填滿,於是便不自覺地叫了出口,“珍基啊...” 這一次珍基並沒有回應,只是默默地背著她繼續走著,“無論什麽時候都總是在我身邊的李珍基,看在我眼裏你比任何人都好。” 說完以後就把頭深深埋進他的頸窩裏,鼻腔内滿是屬於他的淡淡檸檬香氣,像個小孩子一樣滿意地笑了起來。

屬於李彩靜的李珍基,身邊有你就足夠。 

 

= THE END =

 

啦啦啦我又更文啦!
不過各位在看到男主角是誰之後是不是有點小驚訝呢 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
我個人認爲呢我們親愛的豆腐君最適合這種清新小甜文了有木有 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ㅋ
不過還是感謝在文中打醬油的火花君還有我們的小醋缸KEY媽我對不住你啊KEY媽 

創作者介紹

棄療的小夥伴

小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