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b82bcffgw1dw0u8bx099j*圖片出處請見LOGO。 

 

同性戀,這字眼在社會眼中就是個禁忌,是一段又一段不受祝福以及社會所接納的感情。
有些人認爲,同性戀者都是一些不正常的人,他們談著一場荒唐的愛情只是爲了報復這世界對自己的不公平。

作家橘子《遇見》裏男主角曾對女主角說過這麽一段話。

“——有些愛情總是不被祝福吧。”
“——只有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妳可以明白,他們愛得也很無助,沒有辦法得到別人的祝福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或許不是親身經歷其中那個的人,實在很難感同身受的。” 

大概也只有當事者才知道,其實他們並沒有錯,他們跟大家一樣只是渴望跟自己心愛的人一起用真心去經營屬於倆人的愛情。只是,他們碰巧愛上的是同性而已。

僅此而已。

 

鹿晗,一個在韓國的平凡中國留學生。對於愛情這囘事,他只是偶爾會幻想自己就像偶像劇裏演的一樣,在某個陽光燦爛的下午,下課回家途中因爲沒注意前面的路結果不小心撞到了一個有著一頭柔順的及腰長髮,皮膚白皙且斯文可愛的女生,嗯就像是國民妹妹IU那一類型的女生,然後倆人一見鍾情,開始談起了一場平凡卻甜蜜的愛情直到後來遇見了吳世勛,一切就變得不一樣了。

至少跟鹿晗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樣。


還記得那天的下午雖然烈日當空,不過在接近傍晚時卻毫無預兆的下起了一場大雨,而個性迷糊的鹿晗自然而然也忘了帶傘出門,導致放學時看到身邊的同學都紛紛共撐一把傘離開了,就剩自己一個人在教學樓的樓梯口等待著雨停。在這之前,並不是沒有同學帶著善意問鹿晗是否要共撐一把傘囘宿舍,畢竟雨天這個最適合補眠的天氣,任誰也不想呆在空無一人的教學樓吧,不過都被鹿晗微笑著拒絕了,說是還想呆在學校一會兒才回去。其實,拒絕的原因不過是因爲鹿晗不喜歡跟別人有任何的肢體接觸,並不是自己孤僻傲嬌,而是感覺會很不舒服,所以即便是同在一起生活這麽多年的家人也不會有太多肢體接觸,更別説是朋友或是同學了。

天空逐漸暗下來了,雨勢卻反常的有越下越大的趨勢,看了一眼空無一人的教學樓,鹿晗想說要不要現在跑回去宿舍呢?剛想邁開腳步就感覺到身旁不知什麽時候多了一個身影,扭過頭,是個身材修長消瘦的男生,皮膚很白,穿著一身黑T卹以及牛仔褲,頭上的鴨嘴帽壓得低低的,使鹿晗看不清對方的長相。就在自己盯著對方看得入神時,對方開口了,視線始終望向前方,“沒帶傘嗎?”聲音沒有一般男生的低沉,而是糯糯的帶有一點慵懶的語調,很好聽。

“啊?呃,嗯。”聽見對方鹿晗這才囘過神來,對自己剛才的失神感到有點失禮,看對方似乎不打算搭話也就不說什麽了,倆人繼續望著前方發愣。又過了好久一段時間,對方才開口,“是住宿舍的吧?時間不早了,我撐傘送你囘去吧。”也不等鹿晗回應就從背包裏拿出一把黑雨傘,打開之後走了幾步後又轉頭等著鹿晗,而他也只好快步跟向前去,倆人這才並肩走出學校。由於兩人共撐一把傘的關係,爲了不要被雨水淋溼衣服,所以身體不得已要靠近一些。在不經意踫到對方的手臂的冰冷皮膚時,鹿晗心裏卻意外的沒有任何的抵觸,只是覺得對方身上散發出的淡淡薄荷香氣特別好聞。

至於那天對方把他送到宿舍門口後倆人說了什麽鹿晗基本上也忘了,他只是記得對方最後摘下帽子時,那張像是雕刻出來的完美五官以及看向他的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


那天之後,鹿晗又回到了原來的生活,鹿晗甚至有時候會錯以爲那天的相遇是場夢,無聲卻美好的夢。直到後來有一天在自習室門口,倆人又相遇了。

鹿晗因爲最近在趕報告的關係所以幾乎每天都會出現在自習室,沉重的作業讓他有點吃不消,偶爾在累得想放棄的時候,腦海裏總是會不自覺地想起下雨天裏的那個少年,他身上淡淡的薄荷香氣以及他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然後就感覺不到身上的疲憊了,這想法倒讓他自己也很驚訝。或許是因爲沒見過如此好看的少年所以印象特別深刻吧,鹿晗是這麽對自己說的。
甩了甩腦袋,鹿晗草草的把桌上的東西收拾好之後就低著頭走出了自習室,在走廊的轉角處時一個不留意就不小心撞到了迎面而來的身影,手上的書散落一地。鹿晗低頭連忙道歉,感覺到對方也蹲下來幫他撿起地上的書,在鹿晗正要開口說謝謝時,一擡起頭就怔住了。


“是你!”一樣是簡單的黑色T卹,一樣的淡淡薄荷香氣,一樣是深邃的五官,還有,一樣是那雙深不見底的眼眸。
“是你。”看見鹿晗,對方似乎也有點驚訝,不過很快的臉上又恢復了一貫的淡然,“你叫鹿晗?”接過對方遞來的筆記本,而上面寫著自己的名字及科係,鹿晗這才點頭回答說,“嗯,我是外語係的鹿晗,你呢?”

那是第一次看見少年嘴角揚起了一個好看的弧度以及那彎起來的笑眼。
少年用那把軟軟的年糕音對他說,“我叫吳世勛。”
少年伸出手對他說,“我很高興認識你。”
在倆人握手的那一瞬間,鹿晗仿佛感覺到心臟停止跳動,世界仿佛就停止在這一刻了。


吳世勛的出現,讓鹿晗感覺到他這
22嵗的平凡人生裏終于有了道不一樣的色彩。


在這之後,倆人偶爾也會在校園裏相遇,然後閒聊幾句後就擦肩而過了。

有一天晚上,剛吃完晚飯獨自走囘宿舍的鹿晗,意外地看見了路燈下那被拉得老長的身影。對方擡起頭看見了他,微笑著走到了他的面前,輕輕拉起他的手。

他說,“這件事我思考了好久。”
他說,“鹿晗,我喜歡你。”
他說,“鹿晗,我們在一起吧。”
鹿晗直直的看進吳世勛的眼睛,在那深不見底的眼眸裏所看到的就只有自己此刻因爲緊張而漲紅了臉的身影,心裏竟然有著前所未有的安心,他紅著雙眼猛點頭說,“好,我們在一起。”

那晚的夜空,星星似乎特別多呢。

後來,鹿晗每當想起時也會搞不懂自己當時爲什麽會答應一個見面沒多少次的人的告白。不過或許這就是命中注定吧,有些人,打從第一眼就會讓你有上輩子就認識的感覺,而吳世勛,應該就是他鹿晗上輩子不可失去的一個人。


=


“世勛啊,你怎麽了?”半夜,睡得正天的鹿晗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給吵醒了,揉著朦朧的睡眼打開門,就看見站在門口眼神迷離的世勛,眼睛紅紅的,右臉頰那道明顯的巴掌印以及他身上散發出的濃濃酒氣不禁讓鹿晗微微皺起了眉頭,只見世勛進門之後什麽也沒說,只是一把將鹿晗緊緊地抱在懷裏,緊緊的,就像是用盡全身的力氣要把他給揉進身體裏般讓他動彈不得。世勛把頭深深埋進他的頸窩,他能感覺得到抱著他的身體在不斷地顫抖以及他肩上那一片溼溼的水跡。


良久,耳邊才傳來世勛那帶有很重哭腔的聲音,輕輕的,像是在對著鹿晗說,又像是在自言自語般。
“今天回家時我跟爸說了,他很生氣。”
“他說他會當作從來沒有我這個兒子。”
“不過我並沒有後悔。”
鹿晗並沒有搭話,只是一個勁地輕拍著世勛的背,安慰著他。
“鹿晗,你不會離開我的對吧?”世勛突然擡起頭,看著鹿晗的眼睛問道,眼睛裏滿是不安和無助,鹿晗看著心像是被狠狠揪了一把。

這是第一次,在鹿晗面前的吳世勛,是如此的脆弱,如此的不堪一擊。

“嗯,永遠都不會離開你。”鹿晗這句話就像是一顆定心丸,讓世勛緊綳了一整晚的情緒頓時鬆弛了下來,然後就這樣靠在鹿晗的肩窩上睡着了。鹿晗輕輕地讓世勛躺在床上,為他蓋好被子,接著就到浴室裏拿了一條溼毛巾為他抹臉,動作很輕很輕,深怕一個動作就會把好不容易睡着的世勛給弄醒。拉開椅子坐在床邊支著下巴,專注的看著床上那張並不安穩的睡顔,不曉得是做了什麽噩夢,緊皺著眉頭,嘴裏呢喃著一些鹿晗聼不懂的話,鹿晗不由得伸出手,輕輕的撫平著他緊皺的眉頭。

“世勛啊,以後都不會丟下你一個人的。”

 
=


鹿晗和吳世勛同居了。


是某天倆人在自習室溫習時,世勛對鹿晗說,“鹿晗,我們一起生活吧。”
鹿晗看著世勛的眼睛,微笑著說“好。”
然後看著面前這笑得眼睛都彎起來的世勛,鹿晗也笑了。


吳世勛在學校附近的便利店找到了一份兼職,而成績一向不錯的鹿晗在每天放學後也當起了家教。倆人賺到的錢在學校附近租了間小公寓,雖然屋子有點老舊,不過周圍安靜的環境對於一向不愛熱鬧的倆人來説還是非常滿意的,就這樣開始了倆人的生活。

而關於吳世勛的家人,倆人很有默契般,誰也沒再提起那一晚的事情,一切就像是從未發生過一樣。

就像以前一樣,平凡卻幸福。

午休時,吳世勛會在樓梯口等著鹿晗,然後倆人再一起到食堂打飯。
鹿晗晚上回到家就會拿著到書局購買的烹飪書,按照著書裏的教學,弄一些簡單的菜式,等著吳世勛下班回家後一起吃晚飯,吃完飯後倆人手牽手到公寓附近的公園散步。
周末時,倆人還是會像其他情侶一樣,到電影院看一部愛情電影,然後會忍不住在黑暗的空間裏親吻。
偶爾倆人呆在家時,世勛會坐在一旁專注的看著鹿晗玩魔方,然後在他成功之後就像是個得到勝利的小孩般猛拍手叫好。
他說,“我們鹿晗最棒了!”

有時候,鹿晗從浴室洗完澡出來會看見站在窗邊對著手裏的相片發愣的世勛,然後對方發現他出來後就會慌張的把那張相片塞進抽屜裏,再揚起笑臉把鹿晗輕輕拉到床前用毛巾為他擦干頭髮上的水珠。鹿晗知道那張照片是世勛跟他家人的全家福,是某一次在家裏大掃除時看到的。每當這個時候,鹿晗會想過就這樣把這段感情結束掉,彼此各自回到原點的念頭。只是,他捨不得。吳世勛的溫柔,吳世勛的孩子氣,吳世勛的霸道,吳世勛的好,吳世勛的一切,統統都讓他無法割捨。每當想到以後如果少了吳世勛的日子,心就會像是被狠狠捅一刀般的痛。

鹿晗的人生,不能沒有吳世勛,打從對他動心的那瞬間開始。
少了吳世勛的鹿晗,只會是一個沒了靈魂的軀殼。


看著吳世勛安靜的睡顏,鹿晗習慣性的往他懷裏蹭了蹭,感覺到對方抱著他腰的手稍微收緊了力道,使自己更靠近他的懷裏,接著眼角傳來了一陣冰冷的柔軟觸感,鹿晗這才安心的閉上雙眼。

鹿晗突然想起之前無意間在書上看到的一段話。
“信任你,包容你,理解你,我想給你最大的關懷,最好的愛。不讓你擔心,我質疑,我責怪,我千難萬阻也想與你同在,給你滿滿的安全感。過不去的都會過去,不適合的都會被磨合,愛一個人我也怕迷失自我,但青春留給我們什麼,我們就會變成什麼樣的大人。我不想失去你,不想有遺憾,最美好的時光想和親愛的你一起度過。”

因爲是你,所以再大的傷痛我也能夠承受。
因爲是你,所以即使前頭是萬丈深淵,即使會跌得遍體鱗傷,我也心甘情願陪你一起掉下去。
全只因爲是你,吳世勛。 


= THE END =

 

創作者介紹

棄療的小夥伴

小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charyau916
  • 可以轉載你的文到instragram嗎?
  • Seven
  • 如果是藝興跟世勳呢🙈🙈🙈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