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f738bd4b31c8701f8563d4a277f9e2f0608ffbe*圖片出處請見LOGO。 

 

 
“那個,”下課鈴聲響起,看著班上的學生紛紛離開教室,宥真叫住了正要離開的世勛,對方疑惑地看了她一眼沒説話,“今天我有空,就我的意思是我今天可以留下來幫你復習。”不等對方開口,她就趕緊把作業都拿出來放好,低著頭為他畫重點,直到旁邊的椅子被拉開,她心裏的大石頭才完全放下,其實她剛才很害怕世勛會直接走人的,畢竟之前也是自己先避開他的,現在又說要幫他復習,換作是自己也會當作沒聽見吧。

或許是因爲之前發生的事情吧,除了她偶爾發問以外,世勛幾乎都沒説話,就只是低著頭專心解數學題,這不禁讓宥真感到有些納悶。支著下巴想了想,還是把話説清楚吧,於是乎宥真望著窗外深深吸了一口氣便開口道,“我說,”感覺到身邊的人停下了動作,“之前的事”還沒說完,就聽見世勛冷冷的説道,“就當作沒發生吧。”“世勛,不是的”驚慌地看著他想解釋,卻只見他冷冷的開口,“我說過的,我不會再煩妳的。”說完後就繼續低頭解題了。

看著世勛的側臉,想開口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麽,只好把視線轉移到窗外。果然啊,一切都來不及了,崔宥真妳真是自作孽啊,這下後悔了吧?人家現在可討厭妳了吧,誰讓妳之前這麽壞傷了別人的心,人家不會再喜歡妳了呢,以後就會找到條件比妳好上幾百倍的女生呢。一想到這裡,雙眼突然有點發熱,心口也有點悶悶的,“那個,我想起突然有急事要先走了,今天就到這裡吧,再見。”她連忙站起身把東西胡亂塞進包裏,聲音帶著濃濃的哭腔背著世勛説道,然後就跑著離開教室了。
 

在原地的世勛愣了愣,接著像是想到什麽似的,趕緊將東西塞進背包裏就追了上去。


“老師!”
“崔老師!”
“崔宥真!”
聽見跟在後頭的世勛不停的喚著自己的名字,雙腿就跑得越來越快了,直到胳膊被另一雙手拉住才停下來低著頭,用力想甩開他的手,無奈對方的力氣太大只好作罷。

“吳世勛你還追上來幹嘛?不是說要當作什麽事也沒發生過嗎?不是說以後都不會再煩著我嗎?不是要放棄了嗎?”越說心裏就覺得越委屈,眼淚像是一發不可收拾般的掉個不停。
“因爲放不下妳。”突然感覺身體被一股溫暖包圍著,頭頂傳來對方溫柔的聲音。“即使曾經努力過但始終還是放不下對妳的感情。”擡起頭,對上的是世勛那充滿擔憂跟悲傷的眼神,心頓時被狠狠的揪了一下,“其實,我也不是不喜歡你。”看了一眼對方驚訝的表情,繼續説道,“本來是因爲考慮到各種因素所以本能的覺得應該拒絕,不過現在看來或許我們該給彼此一個機會吧。”
“所,所以妳的意思是?”世勛頓了頓又開口,聲音充滿了不確定。
“我說,吳世勛我接受你的告白。”擡頭看向他微笑著說,感覺到擁著自己的雙手又收緊了一些,喜歡一個人,或許本來就不該想這麽多。


=


這是吳世勛第一次見到崔宥真的情景。

在這之前,吳世勛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如此喜歡過任何一個人。因爲長得好看的緣故,向自己告白的女生倒是不少,只是有感覺的卻沒有一個,總覺得她們不會是自己想要用一輩子去守護的人,直到崔宥真的出現。

那天一大早來到學校就聽見班上的同學紛紛都在討論著今天新來的班主任,對這事情提不起任何興趣的他只好對著窗外的藍天發愣,之後聽到班上有些小騷動,接著就聽見有人在喚著自己的名字,一轉頭就看到了一張乾淨且清澈的臉。那張臉或許沒有漂亮得讓人驚艷,不過卻很清秀很乾淨,再看到宥真的第一個感覺就是,該用一輩子去守護的她終于出現了。看著對方對著自己發愣幾秒後又甩甩腦袋的模樣就覺得她特別可愛,心裏就更想去接近她,視線再也無法從她身上移開,之後想想,這應該就是小説裏頭常寫的一見鍾情吧。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還算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内,一開始她果然受不住激將法而答應每天放學之後留下來為他復習,倆人的關係也從一開始的尷尬慢慢變得比較親近了。每當聽到在自己面前強調她是老師,她比自己年長的時候就覺得特別難受;聽到她說自己是小孩的時候就會特別的生氣,一直刻意表現得深沉,想證明給她看自己其實也是個有能力保護她的男人。就在自己生日的那天,本想讓她陪著自己度過生日的,在看見她那天真的笑容時卻沒忍著親了她,接著腦袋就像是當機了一樣,竟然把喜歡她的事情就這樣說出來了。果然,告白就在她愣住幾秒後選擇被忽略了,當時一定把她給嚇著了吧?看著她離開的背影,心情頓時就像是直落谷底一樣。

在這之後,發現她在學校時總是刻意避開自己,認真想想或許是自己的這段感情造成她的困擾了吧?在一次遇到時終于拉著她跟她說清楚了,看著她連擡頭看自己一眼也不願意,心就忍不住發疼,不過最後還是選擇了佯裝瀟灑的說自己不會再纏著她,對她說,其實也是在對自己說吧。

每天都在不斷的提醒自己不許再像之前那樣纏著她,不許再想她,要忘了她,可是腦袋裏時時刻刻裝滿的卻都是她的身影,她美麗的笑容,她好聽的聲音,她清澈的雙眼,關於她一切的一切偏偏讓自己如此喜歡,別人常說時間可以沖淡一切,不過久後才發現這句話一點都不對,他對她的思念卻只會一天比一天更深。

那天放學聽到她喚自己的名字時,心臟頓時漏了一拍,究竟是有多久沒聽到自己的名字從她口裏說出?
坐在她旁邊靜靜的低頭在解題,不過總會忍不住用眼角盯著她的側臉,感覺就像是在做夢一樣。看著她慾言又止的樣子,這次是不是又想把我推得更遠呢?這次是真的該放手了嗎?忍痛的把話説完,卻意外地看到她發紅的雙眼,接著看著她跑出去的背景,突然有個預感如果這次我不追出去的話,那這一切就真的結束了。


聽到她說接受自己的告白時真的覺得自己是全世界最幸福的人了,時間如果能停在這一刻那該有多好。
心疼地把她擁進懷裏,緊緊地,原來這段感情從來不是只有我,而是我們。


= TO BE CONTINUED = 


創作者介紹

棄療的小夥伴

小嫻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