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a600c338744ebf8b3bdf396d9f9d72a6159a74f*圖片出處請見LOGO。
 

耳邊充斥著甜蜜的歌曲,看著眼前的人們開心地祝賀著那對新人,大家臉上盡是笑容,不過邊伯賢卻感受不到絲毫的喜悅。
他獨自坐在角落,看著遠處那對新人開心地招待著來賓,彼此不時還相視而笑,看著就覺得痛楚在心裏瘋狂的蔓延著,把杯裏的酒一口喝完,悲傷地閉上眼睛。


是的,今天是朴燦烈的婚宴。
是那個曾經會在他耳邊甜言蜜語的朴燦烈,是那個曾經會把他的手放進自己外套口袋裏為他取暖的朴燦烈,是那個曾經親吻著他說會好好保護他的朴燦烈,是那個曾經喜歡過他的朴燦烈,是那個他一直以來都深愛著的朴燦烈,是那個這麽多年來都住在他心裏最深處的朴燦烈。
 

永遠忘不了那晚,你緊緊抱了我一下後就低頭對我說,“伯賢啊,我們分手吧,對不起。她,她回來了。”
“我只是想問一句,朴燦烈,這兩年以來你對我都是真心的嗎?”小心翼翼的開口問道,竟然發現自己的聲音顫抖著。緊握著正在發抖的手,緊得連手指掐進肉裏也沒敢鬆開。 良久,耳邊才響起了他的聲音,“伯賢,我是真的喜歡你,不過我愛她。”那一刻,我聽見“碰”的一聲,那是心碎的聲音。
“伯賢我很感謝在她離開的這幾年你都一直陪著我,不過你也知道的,我一直以來都還是放不下她,對不起,是我對不起你。”看著你低頭流著淚不斷道歉的樣子,心疼地想為你拭去臉上的淚水,伸出的手卻就這樣僵在半空中,現在,我似乎已經沒有那個資格替你擦淚了對吧。

那晚燦烈離開了以後,伯賢獨自坐在窗邊哭了一整晚,之後兩人便沒再聯絡過。其實説到底,是自己沒有勇氣去知道燦烈的消息,一直到五天前,他收到了燦烈寄來的婚帖。



“燦烈啊,祝你們幸福。”
“謝謝你伯賢,我還以爲,你今天不會來。”
“怎麽可能會不來呢?之前不是約定好説一定會出席對方的婚禮啊。”雖然那時候你牽著我的手,深情地說以後會跟你一起步入禮堂的是我。
“伯賢,對不起。我們以後,還會是好朋友對吧?”他突然低頭道歉,臉上的愧疚卻讓我的心越來越痛。
“當然。”勉強地露出一抹笑容,接著自以爲瀟灑的輕拍了一下他的肩,“以後我們也一樣會是好朋友,一輩子的好朋友。”
“呵呵呵,那以後伯賢的婚宴我也一定會出席,到時你一定要用盡心思打扮噢,不然被我這麽帥的來賓搶了你風頭就不好啦,哈哈哈哈。”只見燦烈聼完後松了一口氣,又恢復那張燦爛的笑臉,捶
了捶我的胸口開玩笑道。
“新郎快準備,要上台了呢。”剛想開口,另一把聲音卻插了進來,看著燦烈他一臉的抱歉,便伸手推了推他,“快去吧,大家都在等你呢。”接著他便微笑著說,“那好,伯賢啊你等我一下,待會兒等我回來,我們再繼續聊OK?我們倆,很久沒聊天了呢。”點了點頭,看著他跑開的身影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朴燦烈,你終究還是會離我而去。”


=


“伯賢啊,每當看到你笑起來我的心情就會突然變得特別好。”以前你總是喜歡把我抱在懷裏,然後輕輕在我耳邊說著。我現在是這麽努力地在微笑,不過爲什麽你卻連一眼也不看我呢? 看著你們倆在台上手牽手,看著此刻你臉上那因爲她而綻放的幸福笑容,我的心很痛,痛得快死了。
“伯賢啊,以後我一定會牽著你的手步入禮堂,我會努力讓你成爲全世界最幸福的人。”我一直都在等著你來牽起我的手,笑著對我說“我們一輩子在一起吧!”,可是沒想到你卻忘記了我們之間的承諾。
“新郎新娘,現在請互相為對方戴上戒指。”痛苦地轉過身離開,就當是我懦弱吧,燦烈我始終還是害怕在你眼裏看到的只有她。


=

就像是失去靈魂般站在馬路旁,看著交通燈由紅轉綠,再由綠轉紅。
此時,交通燈快轉綠了,邁開腳步向前走了幾步,就這樣站在馬路中間,看著眼前那正快速向這裡駛來的卡車,伯賢微笑地閉上了雙眼,“朴燦烈,我愛你。”

我想,下輩子如果能再選擇,我依然會選擇愛上你,朴燦烈。

 

 

= THE END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嫻 的頭像
小嫻

棄療的小夥伴

小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